云浮残存的瑶文化

2021-03-29 08:41:23   http://www.0766.org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


云浮市,位于粤西地区,历史上这里曾是越人以后、汉人以外的瑶族人的活动地带,因而还一度爆发了瑶人起义的事件,直到明朝末年才得以彻底平定,而随着起义被平定,原本活跃于云浮大地上的瑶人大多外逃,继而汉人陆续迁入,成为这片土地的新主人。而瑶人虽已远去,但他们所创造的文化却依然残存在云浮大地上,依然发光、发热,成为云浮本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一、瑶山文化 在明朝中叶以前,云浮大地上就分布着许多瑶山,所谓瑶山,即是瑶人聚居之山,他们一般依山筑寨,山与山之间遥相呼应。明嘉靖《德庆州志》载:“东、西二山猺人种类不一,负山阻谷,依木为居,刀耕火种,呰窳偷生......居亦无定,食尽一方辄复移去,其配合多因赛神男女聚会唱歌适意而成。”从这则文献记载的文字看,我们大概了解到当时瑶山瑶人的一些生活情况。当时云浮大地上主要有三大瑶区,一处是泷水县西山瑶区(即罗旁山),一处是泷水县与德庆州交界的东山瑶区(即黄姜峒),还有一处是新兴县瑶区。西山瑶区自元末明初时便有刘第三起义,之后在明洪武年间被明太祖派出的指挥刘备征剿,“焚山捣穴”,连破瑶寨无数,瑶人起义暂时走向低潮;尔后,明成祖又降敕谕训诫德庆州泷水县瑶人,使其连年进贡。自明中叶以后,东、西二山“瑶乱”复炽,大肆劫掠、杀害无辜汉人,使得德庆州官府不得不对二山瑶人采取一系列军事行动,而朝廷也专门设置两广总督一职,让两广军政大员专门坐镇肇庆,开展对瑶人的征剿工作;延至明万历四年,两广总督凌云翼在首辅张居正指示下征调两广十万大军分十哨征剿二山瑶人,至此,二山“瑶乱”才得以彻底平定。而新兴县瑶区的“瑶乱”则同样很激烈,自明洪武年间就有连云港卞氏军官前来征瑶,并在新兴县落籍,至明嘉靖年间,又有提督都御史谈恺前来征瑶,自此新兴县“瑶乱”遂平。而瑶人虽然已经平定,而当年他们啸聚瑶山、聚众起事的历史却被记录在历代文献当中,许多瑶山地名(如夏峒、古蓬、罗旁、黄姜、山柏等)还被保留到今天,因此,今人之考云浮历史,最不能忽略的就是瑶人历史,而当年瑶人居住的瑶山,自然也成为了瑶文化的残存之地。

二、瑶祖文化 瑶人非常崇敬祖先,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瑶人相信他们的祖先就是远古的盘王,所以有瑶人的地方就必定有祭祀盘王的庙宇,如今云浮南江流域还保留有不少祭祀盘王的场所。所谓盘王,是瑶人的人文始祖,相当于汉人的黄、炎二帝,在原始的传说中,盘王即盘瓠,但到了后来受到汉文化影响后,盘王又变成了盘古;但无论是盘瓠还是盘古,他们都是瑶人创造出来的祖先文化符号,瑶人都自豪地自认为盘王子孙。相传四千年前,盘瓠原是帝喾大将,助帝喾平叛有功,被选为驸马,再封到南疆,成为南方少数民族的始祖,这便有了南方盘王传说。而云浮大地,是目前广东省发现的最早人类活动的地带,有旧石器时代文明,有新石器时代文明,有百越时代文明,是岭南文化的发祥地,而这片土地上有众多盘王祭祀,即说明当年有诸多盘王子孙活跃于这里,或可推论盘王本人就在此活动。明万历萧元冈《告城隍文》道:“睠兹东安,旧为盘瓠酋穴也,仰赖天子威灵,一鼓歼灭,攘荒剔翳开城置邑。”又清道光《东安县志》载:“瑶人,本盘瓠种......按:世传盘瓠氏为狗种,妻高辛氏之女,生男女各六,转相配偶,实繁育瑶种。不知帝女下偶非类,此理所必无,而世多言之,即其种亦以自疑,存而勿论可也。”又清康熙《西宁县志》载:“罗旁蟠据千数百里,世称为盘瓠氏遗种,顽犷喜斗,四方浪贼,鼓导标劫,舟途梗阻,岭西乡落每罹荼毒,所由来远。”由此可见,在明万历四年以前,东、西二山均属“盘瓠酋穴”,生活在这里的瑶人均为“盘瓠氏遗种”。而云浮南江流域至今还有龙岩祖庙、盘王庙等诸多祭祀盘王的场所,即说明瑶人祭祀盘王的传统并未有因为瑶人的远去而中断,而被迁入的汉人所吸收、传承,成为云浮大地上仅存为数不多的瑶文化。

三、瑶戏文化 如今,云浮大地上所遗留的传统歌舞戏,具有非常明显的瑶文化特征。云浮地区,每逢特殊时间,民众都会举行一系列歌、舞之戏,进行纪念或庆祝。其中,流传于南江流域的禾楼舞,其实就是越人、瑶人、汉人一以继之的歌舞戏,是古越人、古瑶人为庆祝丰收而进行的歌舞活动,其在服饰、形式、内容方面,都与粤北瑶族“耍歌堂”的民俗活动有着密切的联系,说明禾楼舞是汉人继承瑶人而来的。另外,过去云浮地区每逢庙会、神诞,大都举行“游神”仪式,届时还有斗歌、飘色等传统习俗活动举行,与粤西“年例”习俗非常类似,则说明这种活动具有非常鲜明的地域属性,而这种属性并不是汉人刻意创造出来的,而是根据瑶人歌舞戏习俗演变而来的。目前,云浮大地上仍然保留着许多瑶文化歌舞戏,并且进行发展、演变,成为具有汉、瑶双重文化特征的民俗活动。

四、瑶神文化 在云浮大地上,不乏有瑶文化特征的神祇信仰,这些信仰普遍支撑了云浮大多数乡土的精神寄托。瑶文化特征的神庙,一般有庙小、神多、种繁等特征,所祀的神灵一般不是正神,而大多数是在正史中稽查不到的人物,多以“大王”、“将军”、“先锋”等名号称之,且有定期的庙会,庙会之日必有瑶戏佐之,以此加深民众对于神灵的印象、认同。如新兴县境内有岑义大王信仰,岑义又作岑二,相传为古代侠士,因有功于地方而被尊为神祇,另外还有兄弟在外地为神,兄弟之间竟有“境主”作用,然而翻开史书又不能稽考其事迹。而查粤西电白地区乡土诸神,就有岑三官人、陈三官、陈七官人、李二高王、郑六侯王、丘三舍人、杨一官人、杨二官人、阮朝三官、陈三尚书等各种以姓氏加数字加官爵合称的神祇,则说明新兴“岑二大王”之信仰并非孤例,而是具有粤西地域属性的瑶神信仰,这些所谓的神祇无非是古代瑶人创造出来的瑶神,而这些瑶神的原型应该就是俚族、瑶族的先民。如今,新兴县一带还有“走大王”、“舞火捞”等传统习俗活动,这与南江“禾楼舞”、湛茂“年例”一样,都具有瑶文化的影子。

如今,还有少数瑶族人生活在云浮大地上,而最能代表畲瑶姓氏的盘、蓝、雷、钟等姓氏,在云浮各地均有存在,这就说明云浮瑶文化并没有因为明朝征瑶而断绝,而是永远留在南江、南山河、新兴江三大流域之间。

作者:周业锋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 返回顶部   

广俊专业生产弹簧机配件厂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