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罗定市93岁民间诗人彭子亮

2017-07-10 08:35:37   http://www.0766.org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记罗定市93岁民间诗人彭子亮


彭子亮在写作
2010年,在笔者夫妇结婚10周年之际,彭老亦以我们夫妇的名字作了一首七律赠予我们。
彭子亮书法作品

邓勇

在罗定市围底镇陀冲村,有一位人人敬重的民间诗人,他叫彭子亮。彭子亮生于1925年10月,虽然今年已93岁高龄,但身体仍非常健康,耳聪目明,记忆力更是异常惊人。“勤有功,戏无益”、“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等一些警句仍然倒背如流。

提起彭子亮,围底镇上了一点年纪的人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从1947年开始从事教育工作,长期任镇内小学教导主任,担任六年级语文老师,同时担任镇六年级语文科教研组长。当地人人都尊称他为老主任。彭子亮身怀绝技,吟诗、作对、写字等均堪称当地一绝,在围底镇乃至相邻的罗平镇、苹塘镇、满去氵塘镇也享有盛名,是当地解放以来难得一遇的文人墨士。

  初识彭老因诗缘

笔者是上世纪70年代中期出生的,与彭子亮先生相差了50岁,我们能相识相知,其实是缘于2006年初,在师兄吴小桃校长的推荐下,有幸拜读了彭老即将出版的《抒应诗联》。当时,吴校长正为彭老编辑《抒应诗联》的书稿,而他知道我平时也喜欢舞文弄墨,且偶有小作见诸报端,于是便叫我帮忙审核、校对一下文稿。此外,平时还经常听我父亲提起彭老的事迹。说彭老的教育方式是如何如何的好,说他的诗、书、联是如何如何的妙,并要求我以彭老为榜样,向他学习,争取做一个受人尊重的人。

对于久仰其名的彭老先生,以前一直只是有耳闻,但没有人引荐认识,更没有机会向他请教、学习。当时,有幸欣赏到彭老的作品集,我感到非常兴奋。于是,怀着激动的心情一口气读完了他的整部书稿。读后,笔者突然觉得有一种不见其人、如听其言的感觉,觉得彭老的作品不但质朴、真实,而且典雅、隽永。无论是诗,还是联,字斟句酌均十分细致入微,而且非常凝炼,一诗一联均流露出他的真情实感,使人读来如嚼香糖,如品香茗,更使人能从中受到许多教益和启迪。

彭子亮先生年轻时为党为人民的教育事业贡献了青春和力量,退休后还立文著书,为后辈留下宝贵的精神财富,实在是难能可贵。所以,在读完彭老的作品后,我便立刻提笔写下了《贺彭子亮老先生抒应诗联面世》一文。彭老看了我的文章后,很快就给我写了回信并作了一首七律——《读邓勇先生贺词有感》:“诗联抒应旨抛砖,引玉成真鄙意欢;言重笔飞抒卓见,心长墨舞拓奇观;词词金玉传情切,句句珠玑达意圆;德薄愚予愿有日,英姿一睹获机缘。”在信中,彭老还谦虚地说:“德薄才庸,几何献贡;竞蒙抬举,深铭五中;垂青粗作,热诚投工;残生大慰,知音幸逢。”就这样,在收到彭老的回信及七律后的一个周末,在吴小桃校长的引荐下,我和彭老终于见面了,从此结下深厚的感情,并成为忘年之交。

此后,我们或偶尔通通电话,或见面详谈。有时候,我会给彭老带上一些本土的书籍、报刊给他阅读,叫他多创作多投稿,为我们晚辈多提供精神食粮。有时候,我也把自己创作的或发表的文学作品带给彭老,请他为我斧正。每一次,彭老都很耐心地为我修改,并鼓励我在工作之余多思多写,说写文章是一件很有益处的好事,对己可以自奋、自励,对人可以交流、学习。说句老实话,在读书的时候,写作是我的兴趣之一,但走上社会参加工作后,由于平时工作较忙,应酬较多,闲暇时又想休息一下,我曾经一度想放弃写作。有一次,我在工作上遇到一些烦心事,去找彭老谈心。他问起我最近写作的情况,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他。彭老听后略略思考了一会,然后语重心长地和我说了很多话,说年轻人干什么事情都不要轻言放弃。可以说,直到现在我还能坚持写文章,与彭老的鼓励是分不开的。

  与一位清华学子的不解之缘

近日,笔者会同文友莫德平先生、师兄吴小桃校长、同学黄活汉校长再次拜访了彭老,与他促膝长谈,彭老非常高兴。当我们好奇地问起他的从教经历及作诗的经验时,彭老均对答如流。他说他从教一生,最难忘的就是培养了一位清华大学生。那是在1951年的时候,他在特岭乡岭南小学(即现在的陀冲小学)任教六年级语文,当时班里有个叫彭子通的学生聪明过人,成绩一直较好。可是连续几天,彭老发觉彭子通都没来上课,于是课后便去他家了解情况。原来彭子通去山塘钓鱼了,因为他认为在那时的环境,全国千千万万那么多人,想靠读书找出路太难了,还不如早点在家帮忙干活,免得父母那么辛苦。后来,在彭老的不断鼓励下,彭子通终于放下了思想包袱,从此不去钓鱼,专心回到学校上课,后来以全镇第一名的成绩考上当时的省立罗定中学,再后来又通过彭老的不断鼓励及他自身的努力,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清华大学,成为解放后肇庆地区首位清华大学生(彭子通先生现已退休,在职时是东莞理工学院教授)。后来,彭子通每次回乡,都必然探望彭老,感谢彭老当年的教导。细想一下,如果当时不是彭老的悉心教导,偏僻的家乡是不可能岀现这样一位清华大学生的。听彭老讲完这个故事,我们都不禁肃然起敬。

而问到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吟诗作对,他的最得意之作是什么?彭老说应该是在1955年开始的,他认为作得较好的对联,算是为彭其彧公祠作的那联顶梁对:“念先人志壮心雄识书知书见远行方因势开基功不朽,庆吉地龙真穴的藏风得水锺灵毓秀顺时启宇世其昌”。而诗歌则是《祖国好》:“共圆中国梦,华夏遍新风;党政坚廉洁,军民乐奉公;同心破困境,一心扳高峰;睹比超凡世,盟邦赞不穷”。

  彭老诗联妙趣横生

彭子亮先生从小跟随祖父母生活,10岁始才有机会与叔父到罗平镇高岗村一蒙馆(即旧社会的私塾),跟随晚清秀才陈育堂学习,后入读广州金陵中学(现罗定学宫),抗战时入读从广州迁到船步南山寺的广州大学附中。抗战期间,他在罗定中山纪念堂(现罗定市菁莪书院)聆听过蔡廷锴将军慷慨激昂的演讲。1948年,高中肆业后一直在围底镇从事小学教育工作,1981年退休,当时月退休金仅60多元,现已增加到4000多元。

彭子亮先生一生钟爱诗书楹联,为人乐善,远近闻名。平时,无论村里、镇里还是其他地方有人办喜事,如婚庆嫁娶、新居进宅等,请他帮忙写对联、请柬等,他都尽量一一满足。而令人惊奇的是,彭老每次为他人写对联,都是坚持以主人夫妇的名字去作对联,并亲笔为之写好。因此,现在家乡很多地方,很多人都有他的墨宝。如启明、燕志结婚,他献联:“启后承前燕侣双飞春常在,明情达里志谋大展世其昌”;英强新居进宅,他献联:“英姿溢彩喜进新居迎瑞气,强手生辉广招豪客绘鸿图”;华兴第三次新居进宅,他献联:“华彩频添蒙荫园丁又增衡宇集千祥党功海阔千秋记,兴隆永著沐恩赤子三进新居迎百福国德天高万世传”;村里的泰康卫生站建成,他献联:“泰景和时普天同庆,康身健手举国腾欢”;镇里的美发美容院开张,他献联:“秀发如云修饰及时能令你倍添温文倜傥,芳颜似玉呵护得法会使他更觉潇洒风流”。

此外,家乡凡有重大之事,如镇里举办书法比赛、召开退休教师座谈会、有乡贤捐资建校修路、教学楼落成、重修祠堂等,他均赋诗助兴,以示祝贺。如桃园小学落成,他献上碑佩楹联:“兴学育才诚可贵,尊师重教确堪嘉”;校门内外佩联:“桃李竞芬芳四季流香传万世,园庭务雅洁八方溢彩延千秋;桃李挹春风盛放繁花结硕果,园林沾化雨频滋劲干献良材”;高车岗小学落成剪彩,他题联:“高车黎民百年大业同心幹,岗上学子万里鹏程并驾驱”。朱远敬先生独家赞助兴建教学楼,他题碑颂:“远敬先生,深明大义;投资智力,造福梓里;兴建斯楼,一力支持;奉献卓著,刻碑颂之”。康有碧先生捐资建学校围墙,他题碑文:“树人大计百年工,知士仁人见悉同;捐资兴学酬壮志,芳名恭泐赞高风”。

而对求诗要字的人,彭子亮先生更是热情有加,一一如愿。2000年,彭老到桃园小学为学校刻碑,学校的老师知道彭老乃作诗高手,于是纷纷叫彭老以他们的名字作诗。彭老均一一满足了他们的愿望。彭老为朱健余、陈玉芳夫妇题诗:“健身余力乐不遗,玉洁芳心振声威;携手并肩勤奉献,桃园岁岁凤凰啼”。题赠陈妙嫦:“妙舞轻歌是何人,嫦娥月里下凡尘;一颗丹心献盛世,满园桃李尽芳芬”。题赠陈伊梅:“伊人致意梅园中,细灌勤浇刷新风;百花盛开结硕果,眉飞色舞乐融融”。

2010年,在笔者夫妇结婚10周年之际,彭老亦以我们夫妇的名字作了一首七律,并写成书法作品作为礼物赠予我们:“神州大地沐春风,万壑千山一片红;勇士英风长日著,嘉莲秀色四时同;和鸣鸾凤情长好,比翼鸳鸯爱特钟;政教功昭钦羡众,眉齐发白乐融融”。

  青山依旧在

  夕阳向晚红

近期,笔者也不知不觉迷上了古体诗创作,近日再次拜访彭老时,也顺便带上本人近来所作的30多首诗歌给彭老指教。没想到一个星期后,就收到了彭老托吴校长带回的复信及他的有感诗作,让我倍加感动!他在复信中说我触觉敏锐,思路开阔,诗作内容丰富、感情充沛、不拘一格、兼收并蓄,只是有个别字眼及诗句的声韵、对仗、平仄及格律用得还不够贴切,如能掌握这些要点,以后对绝句、律诗的写作定能得心应手、倚马可待。此外,彭老还对我的诗作一一加以修改,可见彭老对我这位忘年之交是何等的关怀。彭老的有感诗作是《有朋友远方来》(七律):“云罗俊秀乐垂青,降贵纡尊下草亭;忝有粗茶待雅客,愧无旨酒答隆情;和谐席上多欢语,友好庭中满笑声;幸会知音何日再,信将总可有机乘”。

时隔一周,笔者再次收到彭老的来信及给我们的赠诗,分别是《赠挚友邓勇》:“豪情满怀友邓勇,刻苦奋耕乐奉公;金笔巧挥华章铸,叶茂花繁果硕丰”。《赠莫德平老师》:“平生不问功名事,慧眼看透愚心思;博学多才阅历广,万分景仰致相知”。《赠黄活汉校长》:“承传古典乐奔驰,不耻下问觅缘机;溯本追源寻究竟,九天旋途赛鹏飞”。多美妙的诗句,多深厚的感情!毋庸置疑,彭老的功底是十分浑厚的,他的想像力是十分丰富的,他的毅力更是十分惊人!现在,彭老已93岁高龄,思维仍如此活跃,并热情讴歌新生活,他不愧为我们德高望重的长辈,无论他的精神,还是他的为人,都值得我们年青一代去推崇和学习。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 返回顶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