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内洞:天堂中的天堂

2017-06-26 11:27:58   http://www.0766.org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新兴内洞:天堂中的天堂


牌坊
三庙口
李耀汉大屋
梁鸿楷故居
翟汪故居
莫德平

云雾山南麓,余脉在山下圈造了一片方圆不过十几里的小盆地——新兴县天堂镇内洞。这里,曾经有过“一河两岸九统领,火烟相盖两省长”的传奇,也走出过民国时期的粤军将领梁鸿楷;群峰环抱之中,扼守进出内洞咽喉的三庙口,既有新兴八景之一、据说能逐年逐层自动翻新的宝宁塔,也有曾经香火鼎盛、寄托着内洞人“兴文引禄”重望的三公庙,还有历史悠久的五拱桥、入口牌坊。

民国初年,军阀混战,后来成为民国代总统的李宗仁曾率领广西军攻到内洞,围剿已经退位的民国省长李耀汉。进入内洞后,李宗仁见四周群峰叠翠,洞内小桥流水、村居雅致、农田翠绿,不由得感慨:内洞乃天堂中的天堂。

笔者慕名,也曾经多次到内洞访古寻幽,耳闻目睹了不少人文风景和故事,在此略记一二,以飨读者。

  “一河两岸九统领,火烟相盖两省长”的由来

“一河两岸九统领,火烟相盖两省长”,这句民国年间从内洞产生的民谣,已经在两广地区流传了近一个世纪。这里说的“一河”,其实是一条环绕内洞的小溪流,两岸青林翠竹,鸟语花香;“统领”是旧军队中的官名,清末民初时,相当于后来的旅长。至于省长,说的是民国初期的广东省省长李耀汉和翟汪,“火烟相盖”则是说他们两家的距离。笔者实地观察,两家的直线距离不到20米,“火烟相盖”,名副其实。在如此小的地理空间内,接连出了九个统领、两个省长,这在中国历史上应该是空前的了。

现在,李耀汉的“省长大屋”已经成了内洞最显眼的地标,在内洞随便向一个路人问起,他们都能指出准确的方位。而李耀汉的一生也充满了传奇。

清光绪四年(1878年),李耀汉出生在内洞朱所,上过5年私塾,做过私塾馆伙夫和塾师。20岁那年,李耀汉偶然摔了一跤,由此改变了自己,也改变了很多内洞人的命运。那次,李耀汉挑着青油在路上不慎摔倒,把青油洒了一地,他害怕回家会被母亲责罚,直接跑上山做土匪去了。而他的邻居翟汪比他“上山”更早,两人由此成了“沙煲兄弟”。1904年,李耀汉和翟汪一起被朝廷招安,李耀汉担任哨官。辛亥革命第二年,李耀汉在肇庆组建肇军,将其所率部队扩编为5个统领部,先后委任一批新兴老乡为统领,内洞人的“一河两岸九统领”也就由此而生。1917年,在北洋政府的扶植下,李耀汉出任广东省省长,但在任上只有1年零16天。后来,李耀汉又担任过粤军第六军军长、桂军第五军军长等要职。1923年,李耀汉淡出军界、政界。1920年开始,他在老家分别兴建了3座豪华气派的大屋,取名为“务本堂”、“本裕堂”和“捷威楼”。“两堂”为旧式青砖绿瓦平房,内有房间近百,“捷威楼”则为西式钢筋水泥结构的四屋楼房,建成至今历经90年风雨,内墙色泽仍然如新。至今仍令人扑朔迷离的是传说中的“捷威楼”地下藏宝密室。解放后,政府为了破解这个谜团,出动过地质队,把钻机和金属探测器也搬了过来。可至今,那仍然是个传说。

李耀汉一生共娶了一房正室、六房姨太,共有14个子女。对于李耀汉大屋当年的奢华、热闹及他的为人,抗日名将、十九路军军长蔡廷锴在其自述中有过详细叙述。

1938年11月,蔡廷锴被日军飞机连日追着轰炸,困守阳春时,想起当年自己在肇军做排长时的老上司李耀汉,于是给“李省长”打电话。李耀汉立即派汽车到阳春接蔡廷锴,又亲自到天堂迎接。当晚,蔡廷锴感慨:“住他家里的人客,除胡毅生、李宝祥诸先生外,有食客二三百人,极为热闹。李先生性素任侠好客,在平时,他家里常有食客百数十人,自广州沦陷,所有与李先生稍有交情的人,都携家人逃到李先生家里,李先生对来投靠的朋友,是不论贫富,不分地位,都一视同仁,尽情招待,真可说是今之孟尝君。”对李耀汉大屋的奢华美丽,也作了记述:“李府约占地百数十亩,两排三座落的旧式大屋之后,一座四层高的大洋房。两旁复有两排兵房,约可容纳千人。面前一大花园,如茵的草地,满栽奇花异木,诚宏伟壮观之极,在西江内地不会再有第二所寓所能与它比拟。”由于李耀汉生性豪爽,退出政坛后,很多民国要员还是他家的座上宾,如白崇禧、余汉谋、薛岳、胡毅生等。

可是,这奢华和热闹随着李耀汉1942年病逝而逐渐消散。解放后,李耀汉大屋被没收,先后作为卫生院、供销社和粮仓,直到1988年才根据政策退还给李家。只是李耀汉的后人大都已经移居海外,笔者只见到一直生活在内洞的李耀汉长孙李家珑。2015年,省长大屋被列为广东省文物保护单位。

而另一位省长翟汪的故居,只是一座普通单排两进民居,已经崩塌。1918年,桂系军阀莫荣新排挤李耀汉,扶植翟汪代理广东省省长,但在任上未够一年,又被莫荣新赶下台。翟汪1923年回乡,1941年病逝,终年64岁。

  莲塘村内的“军长故居”

我们寻入内洞莲塘村时,村道上的男女老少,都知道有个“梁军长”和“军长大屋”,还热情地给我们引路。梁鸿楷将军的故居是一座两排两进的明清风格民居,其左侧,还有其弟、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第十二师师长梁鸿林将军故居。与省长大屋相比,梁鸿楷故居就逊色多了,这座建于1918年的青砖绿瓦宅院,建筑面积只有600平方米。但它的主人和李耀汉相比,则毫不逊色。

清光绪十三年(1887年),梁鸿楷出生于内洞莲塘村,少时家境贫困,以挑石为生。20岁时,到阳春县合水圩店铺做伙头,后去广州找工作时,遇清政府招募新军,便应招入伍。梁鸿楷入伍后,历任班长、排长、连长等职。不久,进入粤军教导团训练班及陆军小学学习,未毕业即加入同盟会。先后任桂军营长、新编粤军周长、第一军统领、粤军第一师第一旅旅长、第一师师长、嗣兼广州卫戊副司令。1923年后任广东讨贼军第四军(后改称第一军)军长,兼阳江、阳春、三罗等处安抚使,高、雷、钦、廉各军总指挥。

1923年2月,平定陈炯明叛军以后,孙中山为梁鸿楷题字:“疾风吹劲草,乱世识忠臣。”3月,孙中山整编粤军,晋升梁鸿楷为中央直辖第四军军长,并把粤北一部、粤西一带的防务重担交给梁鸿楷负责。1924年初,孙中山在广州第三次建立革命政权后重组建国粤军时,委任梁鸿楷担任粤军第一军军长,加封梁鸿楷为陆军上将,自此孙中山将廖仲恺、梁鸿楷两人视为最得力的助手。

1925年8月,廖仲恺遇刺案发生后,梁鸿楷与众多粤军将领被蒋介石诬告与廖案有关,被捕关押。一时,广州城内气氛紧张,广东内战一触即发。梁鸿楷抛开个人利益,以大公无私、清者自清的态度接受审查,并设法通知当时担任师长的大弟梁鸿林回粤军第一军下达指令,命令全军不准轻举妄动。

梁鸿楷在被无辜关押3年后才被释放。此后,他淡出军界、政界,1929年前往香港,隐居于九龙青山自置农场内。抗战爆发后,梁鸿楷不计前嫌,接受蒋介石邀请, 出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中将参议。1941年香港沦陷后,梁鸿楷回家乡居住,期间,他生活俭朴,穿的是土布衣服,每餐以米饭青菜豆豉为主。他一直热心家乡教育,除了早年捐资兴建育贤学校,闲居家乡期间,还担任甘棠初级中学(天堂中学前身)校董会董事长。当时,蒋介石命令李汉槐,由其指示新兴县政府每年拨稻谷3000斤,作为补助梁鸿楷的生活费。解放后,梁鸿楷从香港转赴台湾,1953年任国民党国大代表。1959年12月病故于台北,享年72岁。

除了“军长故居”,我们在莲塘村内还看到一所以梁鸿楷命名的小学。村民们说,这是梁鸿楷的女儿梁惠铭女士捐建的。1984年,在加拿大定居的梁惠铭女士回到莲塘,给当时的莲塘小学捐款建起了一栋二层四室的教学楼,1986年莲塘小学改为梁景云小学(景云为梁鸿楷的字)后,梁惠铭女士又捐了20多万元建起了一栋三层教学楼、一个运动场和围墙牌坊。1989年,将原来的景云小学改为育贤小学。后来,再更名为梁鸿楷小学。一所小学校的反复更名,显示的或者也是一条特别的历史轨迹。

  神奇三庙口,

  塔桥庙坊全都有故事

这里,两峰相夹,一河独出,文笔、宝宁两塔分别据守两岸。进出内洞的车辆行人,必经隘口中间的牌坊。过了牌坊,稍前左边,就是在新兴独一无二的三公庙了。

最令笔者着迷的是神奇的宝宁塔,据说它能逐年由下往上逐层自动翻新,一旦全新,又兆内洞人杰地灵。2016年7月,笔者和朋友前往内洞时,特别在三庙口停留观察了很久,果然看到宝宁塔下面三层比上面四层明显新净,我们不由得啧啧称奇。

“如此说来,现在它应该翻新到第四层了。”今年2月,笔者和朋友再去内洞时,有人兴致勃勃地推断。

宝宁塔建于清朝乾隆十九年(1755年)秋,八角七层,高24米,耸立两峰中间,内洞河东岸,现为新兴八景之一的“古塔春晖”。

自明清以来,广东大量兴建这种宝塔,一为伏水降龙,二为“兴文引禄”。广东当时兴建的宝塔,一般都负此使命。宝宁塔建成后,内洞人有好几次参加科举考试,都以微弱之差落榜,特别是光绪三年(1874年),几名弟子同时落榜。乡贤认为是洞口还缺一塔,于是,又集资在西边狮山下建起了文笔塔,它与宝宁塔隔河相望,日出时,宝宁塔紧锁水口,日落时,转由文笔塔承担此任。同时,在洞口建了一座五间两进的“三公庙”。

何谓“三公”?之前,笔者误信道听途说,以为是三国人物刘关张,内洞人把他们请来扼守洞口,以保平安。后经多方了解,才知道三公庙内供奉的“三公”,其实是中国自周代始君王太子的三大导师:太师、太保、太傅。“三时不亥思王道,公德无边颂圣灵。”这副当年三公庙门的对联,表达的正是内洞人“学而优则仕”的儒家思想。据说,这座建于清代的庙宇落成后,香火鼎盛,内洞由此人才辈出。

解放后,三公庙在破除迷信运动中惨遭毁坏,现在已经是断壁残垣。我们入内,看到正门两边的檐板上精美的木雕还活灵活现。近年来,曾有人想把三公庙改建成佛教或道教的庙宇,但却遭到内洞人的坚决反对,因为,他们依然信奉“学而优则仕”的思想。

现在,三庙口最显眼的建筑是恢弘大气的牌坊,而它也有一段“古”。相传清朝雍正年间,内洞袖村余府媳妇陈氏早年丧夫后,一直勤俭持家、遵守妇道,1731年,雍正皇帝旌表陈氏“节孝流芳”,由袖村余承统牵头,在三庙口建成“节孝流芳”牌坊。1957年原牌坊崩塌,后由内洞乡贤组织村民集资重建,但由于门口太窄阻碍了交通,2010年,再次修建,也就是今日所见的内洞牌坊,“内洞”两字为广东省原省长、全国政协原副主席叶选平题写。

连接内洞河两岸的五拱桥,最初建于清代,现在所见为1987年用钢筋混凝土重建。

“宝宁塔的自动翻新为何还停留在第三层?不是说每年自动翻新一层吗?”面对朋友的疑问,我说,令人敬佩和惊奇的已经不再是宝宁塔的自动翻新“功能”,而是内洞人几百年来,对文化和文明的强烈追求,对建功立业、忠贞报国的无限向往。

内洞,因四周环山,内中有洞而得名,当年曾经独自成乡,上世纪60年代初才并入天堂镇。它除了有“省长大屋”和“军长大屋”,还有大量独具岭南特色的明清民居。莲塘、朱所等村一年一度的“抢花炮”活动,已经传承了300多年,活动当天,鼓乐喧天、彩旗飘扬、炮声阵阵,四面八方的民众纷纷赶来参加这个远近闻名的民俗盛会。现在,内洞广袤的田园风光和“外洞”的现代农业观光产业园已经连成一体,成了更加迷人的新景观。

所有这些,无不在向人们宣示:今日的内洞,仍然是天堂中的天堂。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 返回顶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