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桐:树起三罗武装斗争旗帜 - 0766人物百科 - 0766网

吴桐:树起三罗武装斗争旗帜

登记:2017-06-19 10:12:15 | 浏览
名称:吴桐:树起三罗武装斗争旗帜
分类:人物
地址:
电话: 查找更多关于“吴桐:树起三罗武装斗争旗帜”的信息
叶景清

吴桐,东莞市望牛墩镇扶冲村人,1920年2月生,1939年10月在香港太古船坞加入中国共产党,曾参加新兴蕉山战斗,1948年参加郁南“四·一八”武装起义,担任军事指挥,起义后带领郁南起义部队进行反“清剿”的游击战斗。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在珠江三角洲、原粤中地区以及广西岑溪等18个县的地方辗转奋战。是一位身经百战,曾立下赫赫战功的军事指挥员。


吴桐


从左至右:吴桐、李镇靖、唐章、谭丕桓

  “四·一八”武装起义的军事指挥

1948年2月,中共中央香港分局向各地区党委发出《粉碎蒋宋进攻计划,迎接南征大军的指示信》,发出放手发动群众,大搞武装斗争的号召。

3月,唐章、李镇靖分别先后回到三罗,认为郁南的党组织基础比较好,又有一定的群众基础,统战工作也比较好,有抗日战争以来与我党合作的爱国民主人士李光汉的支持,发动起义的条件比较充分。故唐章从香港直接到郁南都城,召集谭丕桓、黎百松、吴子熹、李荣欣、吴耀枢、李保纯、卢鑑埙等开会,传达香港分局和冯燊关于组织郁南武装起义的决定,宣布由谭丕桓负责起义的组织领导。

接着,郁南党组织进一步分工做好各方面的准备工作。4月5日,谭丕桓在都城召开紧急会议。经研究决定,起义时间定在4月16日举行。会议结束后,龙世雄赶回云浮,向唐章、李镇靖汇报。唐章考虑到郁南的武装作战力量薄弱,决定派吴桐前往郁南,为这次武装起义的军事指挥。

4月10日,吴桐到了都城,立刻找谭丕桓、黎百松、李保纯、李荣欣研究,了解到情况紧迫,队伍复杂,且未经过系统训练的知识分子比较多,要麦长龙立即返云浮,抽调德怀队的曾继满带冯庭机枪组日夜兼程赶到郁南,接应武装起义。

当时,谭丕桓主持的都城会议,确定两个方案:第一方案是如果发动工作做得好,力量充足时,分别把都城和县城建城两个据点吃掉。吴桐听取这些意见和方案后指出,我们武装力量薄弱,起义队伍没有经过训练,缺乏作战经验,如果按原来的部署去做是很冒险的。他主张不打都城、建城,建议将起义队伍集中桂圩,举行起义,然后把所有起义队伍拉上山去打游击。谭丕桓、黎百松等一致同意吴桐的意见。

4月16日,李光汉得知起义即日举行,犹豫不决。18日早上,吴桐以党代表、军代表、李镇靖代表(李光汉的堂侄)的身份与李光汉恳谈。吴桐引导李光汉从身边发生的事实和全国形势发展的情况分析时局,作出正确的选择。吴桐语重深长地对李光汉说:“如果刘伯承打过长江,打到都城,我们就不需要起义了,你也是军人,是明白的。”吴桐还推心置腹地对李光汉说:“都城、桂圩的队伍都跟着共产党,全部拉上山打游击,李荣欣也参加,你是他父亲,即使你不参加起义,国民党反动派也不会让你在桂圩安居乐业,党组织从你的安危考虑,你参加起义后,立即安排你转移,保证你及你家人的安全。”李光汉很感动,觉得共产党对起义考虑得十分周详,经过反复考虑,同意立即起义。那时已是下午4时了,他亲笔书写“决定今晚10时起义父谕”的字条,命通讯员把字条带到县城,交给幼子李荣开,并命次子李荣欣将存放家中的20多支步枪、3000多发子弹交给起义部队使用。

4月18日晚,李荣欣、卢鑑埙按约定时间带领桂河乡自卫队和良岔山庄隐蔽的通门罗沙队伍,首先包围国民党桂河警察所,缴了他们的枪械,随即又缴了国民党县政府派到桂圩催征士兵的枪,然后发动群众开仓分粮。李荣开接父谕后,立即作出部署,率领县自卫队70多人,携带轻机枪1挺、步枪60多支到桂圩集结。黎百松、吴耀枢也带领都城镇自卫队和县自卫大队驻都城,麦振标分队共30多人携带轻机枪2挺、步枪20多支往桂圩进发。各路集结桂圩后,随即宣布起义。

4月19日晨,起义部队挺进峡上,10时,起义部队共200多人在沙村卢家祠举行大会,吴桐宣布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粤桂边三罗总队,总队长李镇靖,下设3个队和1个武工队,4队共有兵力200多人、机枪4挺、长短枪160余支。当日起义部队打开峡上粮仓,把粮食分发给群众。20日部队进军通门,又一次破仓分粮,群情振奋,欢欣鼓舞。当天晚上,起义部队转入通门的罗沙地区。

  打响三罗武装斗争第一枪

1947年6月,根据中共中央香港分局关于在粤中抽调武装基干队开辟三罗游击根据地的决定,吴桐立即着手部队组建工作。他认真研究,深入思考,要组成一支战斗力较强的部队。

在粤中各部队的支持下,抽集了24人组成挺进队,其中有机枪手、卫生员、炊事员,也有连、排骨干及政工干部,是一支精悍的小型武装队伍,由朱开任队长,这个队有机枪2挺、步枪15支、手枪10支。

挺进三罗的准备大致就绪,吴桐率领粤中挺进部队,沿着春北的山区小路,向云雾山进发。

地方反动势力罗阳乡乡长练仁三、云浮县庙咀乡联防大队长刘汉清(绰号“水蛇仔”),各自依仗乡自卫队,声言要用武力对付挺进部队。为摆脱敌人的跟踪,吴桐决定穿过小云雾山,利用云浮县和罗定县边境的山地作掩护,和敌人兜圈子,敌人一直跟到云浮县城西北的大绀山附近。挺进部队到大绀山找到地下党员曾七,接着,麦长龙派来交通员接应,越过大绀山,转移到云浮县的北区。

部队安顿下来后,吴桐与麦长龙、朱开在东坑山寨召集全体队员开会,总结挺进以来的工作及研究下阶段的工作。经过讨论,一致认为,云北可以隐蔽,但无法发展。长期隐蔽不是我们原来的旨意,必须返回云雾山区。最后,吴桐决定,抽出9支手枪、9个干部,组成3个武工组,重返云雾山区,深入发动群众,建立据点,开展活动,寻找战机,开拓游击区。

3个武工组重返云雾山,在罗(定)云(浮)阳(春)3县边区深入发动群众,培养堡垒户,建立据点村,开辟交通网点,结交各阶层人物,开展统战工作,得到群众的信任和支持。不久,建立了一批公开半公开的据点。他们给武工组提供情报,供给粮食。武工组经过两个多月的活动,挺进部队在三罗地区一角终于站稳了脚跟。

1948年1月4日,国民党云浮县驻富林保警中队和双富乡警察所的警察,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冲入民房强抢财物,激起民愤,富林各阶层人物都要求清除国民党县保警。挺进部队为保护群众的利益,也为打开武装斗争新局面,决定袭击国民党云浮县保警中队。吴桐认为,这一仗一定要打胜,因为这是挺进三罗后的第一仗,是团结群众,争取地方势力,推动武装斗争进展的有利时机,不然,国民党反动派会更嚣张,老百姓会更受害,部队的士气难振作。吴桐考虑到挺进部队只有20多人,敌人有70多人,敌我力量悬殊,要打好这一场仗,只有黑夜突然袭击。

作战的决策确定之后,吴桐命令朱开带领侦察小组到富林关帝庙进行实地侦察,把关帝庙的地理位置和地形、地物,敌营内的哨位、各项设置、武器摆设等详细情况一一摸清后,吴桐立即与朱开等做好战斗部署。

1月6日,吴桐率领部队从云北的双上村出发,连夜行军,赶了70多里路,到达云雾山麓的一个小村庄,隐蔽起来,伺机而战。当晚天黑下雨,吴桐认为是夜袭的好时机。入夜后,在吴桐的指挥下,战士们沉着地从庙的右侧沟边单向运动。朱开率领突击组负责正面攻击,当突击队摸到哨兵跟前,敌哨兵才发现,屋角的一个敌哨兵刚开声发问“谁?”立即被突击组的同志按倒成了俘虏。庙前两个哨兵见势不妙,当即逃走。队员们接着冲进敌营房,屋角的另一个哨兵闻讯,便缩回屋内。敌班长转身拿机枪,梁伦动作迅速,一枪把敌班长打伤,敌班长被擒。何添、黄琪仔等突击队员奋力夺到了敌人的两挺机枪。朱开指挥机枪组向屋顶扫射,部队迅即攻入敌营,占领有利位置。敌人从梦中惊醒,慌作一团,束手就擒。这次战斗不到10分钟时间,我军无一伤亡,全歼敌兵。这是一场以少胜多的歼灭战。这次战斗俘敌官兵60余名,缴获轻机枪2挺、手枪1支、步枪35支、子弹数千发、军用物资一批。

富林战斗结束后,宣告成立“云浮人民自卫队”。吴桐写了《告云浮父老兄弟姐妹同胞书》,以“云浮人民自卫队”名义发出公告,号召广大人民立即行动起来,与国民党反动派进行公开的武装斗争,反“三征”暴政,实行自救、自卫、求解放。自此,三罗人民武装斗争公开树起了旗帜。

  领导反“清剿”斗争 创建游击根据地

郁南“四·一八”武装起义的成功,使三罗武装部队得到扩大,三罗人民受到极大鼓舞,迈进武装斗争发展的新阶段。而国民党反动当局则十分震惊,即令国民党广东第三行政专员公署保安司令部副司令兼罗、云、郁指挥所主任谢御群率领省保警察独立营300多人前往郁南,围剿镇压郁南起义部队。为了迷惑敌人,三罗总队研究对策,决定分散活动,由吴桐、李荣欣等带第一、第二两队转回桂河一带活动。

4月22日,吴桐率队到峡上江咀村,当日下午5时左右,国民党水警总队从通门尾随追到峡上,在罗顺扎营窥视。第二天敌水警总队从罗顺向薄刀界一带山地搜索,下午4时多,与吴桐带领的队伍遭遇,吴桐指挥部队利用有利地势,以火力压住敌人,激战到天黑,带领部队继续转移。5月3日,获悉谢御群带领保安营4个连会同国民党西江水警总队,兵分几路进行合围起义部队。

吴桐指挥部队迅速占领有利地形,向冲上来的敌人扫射,当场击毙两名敌兵,其余的不敢冲上来。大雾笼罩山顶,吴桐率领部队趁着浓雾撤离阵地,向王占、大水方向突围,摆脱敌人的追击。

5月中旬,吴桐带领的部队处于被粤、桂两地敌人夹攻的危险,回旋的余地较少。21日夜间,吴桐率领70多人向里龙进发,不料敌人跟踪来追剿。23日,谢御群出动省保警独六营和县保警中队共300多人,向里龙顶进犯,敌人利用迫击炮火力掩护组织多次冲锋,都被我军击退。战斗直到下午5时,敌恃其兵多炮弹足,分兵秒我军后路,迂回夹击。吴桐认为敌强我弱,为保存力量,决定撤离,向大方的八角顶方向转移。这次战斗,谢御群部伤亡40多人,一中队长阵亡。

6月11日,广南分委和军分委通知三罗工委:根据香港分局决定,将三罗总队改编为“广东人民解放军三罗支队”,任命李镇靖为司令员,唐章为政委,吴桐为副司令员。此后,根据三罗地工委扩大会议决定,吴桐、黎百松负责云开山区根据地。7月,吴桐率李荣欣的贺兰队秘密进入加益区开辟据点,由于有当地群众的支持,颇为顺利。他们伺机搬开“石头”,扫除障碍。首先拔除六云恶霸雷伯任,接着处决加益乡长王达初,再就是截击信宜自卫队,这些斗争取得了胜利,部队在群众中威信很高。

1949年1月24日,军分委主席冯燊代表中共粤中分委、军分委宣布将三罗支队改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粤中纵队第四支队”的命令,任命:司令员李镇靖、政治委员唐章、副司令员吴桐、政治部主任谭丕桓。接着,开展了向三罗大进军,经过一个多月的战斗,部队力量迅速壮大,部队所到之处,地方顽固势力土崩瓦解。2月21日部队进入罗定连州,当晚收到情报,在距连州10多里的万车,国民党调集省保安十四、十九两团,加上罗定县自卫总队、保警总队等反动武装共1700多人,配备六0炮、八二迫击炮、掷弹筒及轻重机枪等武器,正向我军逼近。大敌当前,打还是不打,存在异议。吴桐主张坚决打这一仗,认为罗定人民政府刚宣布成立,不打能巩固吗?大进军以来群情激昂,士气高涨,敌我兵力对比基本相等,敌攻我守,以逸待劳,击退敌人是有把握的。吴桐负责前线指挥,任务是正面防御,迎击正面来犯之敌,是掌握整个战局主动权的支柱。根据部署,吴桐立即回到四支三团驻地,向三团连以上干部传达作战计划,并强调三团的任务是坚守榃寮岗一带山地。

2月22日拂晓,敌人大队人马从万车分两路沿大路进犯。上午9时。两路敌兵从左右两侧用密集的机枪火力掩护,疯狂地向我军扑来。吴桐指着榃寮岗顶部命令第二连连长陈凤堃率领排长陈添、阮先明和第一排战士抢占山顶。榃寮岗海拔四五百米高,方圆一二百米,高出邻近的群山,顶部没有树木,茅草丛生。陈凤堃带领二连的战士们登上岗顶时,发现敌人已爬到半山腰了,指战员抢先一步登上岗顶,迅速占领有利地形,立即向敌人开火扫射,把敌人压到山脚下面去。另一路敌人欲从榃寮岗左侧攻上山顶,也被扼守在那里的三团一连击退,龟缩到山脚下。约1小时后,两路敌兵联合向榃寮岗顶发动攻击,敌阵10多挺机枪集中猛扫,枪弹雨般射向岗顶。敌方火力大大压倒我方,情况危急。吴桐急令三团二连副连长黄就,带领排长蓝桂养、罗金荣和十一团三营排长榻特夫率领二排和四排立即登山增援,指战员沉着应战,再次把敌人压下山去。经反复争夺,敌人久攻不下,无法从正面攻击。战斗正在紧张地进行,粤中军分委领导吴有恒接到前线指挥部吴桐的报告,提出了不应按原计划“诱敌深入连州,包围歼灭”的计划,同时发现敌人的指挥所设在我军左前方的竹子山上。于是吴有恒立即改变作战方案。经过激烈的战斗,敌伤亡60余人,我军缴获武器装备一大批,取得连州之战的胜利。连州战斗,是粤中区恢复公开武装斗争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战斗,有力地推动了人民武装斗争的深入发展。吴桐在这场战斗中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

三罗大进军胜利后,云雾山和云开山两大游击区逐渐连成一片。吴桐、谭丕桓、麦长龙回师云北,推动云北武装斗争的发展,他们通过做好方杨乡乡长、方杨自卫中队长徐颂辉的统战工作,并解决好该乡徐、潘两姓的矛盾,徐颂辉毅然带领自卫中队举行起义。接着又从云北转到罗定,参加太平战斗,重创敌保安营长陈少达部队。

1949年7月18日,中共粤中分委、军分委向全区各级党组织和武装部队连以上的单位发出《关于成立粤中临时区党委及粤中纵队的通知》,并宣布即日成立。原新高鹤人民解放军总队,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粤中纵队第六支队”,吴桐调任该队司令员。

1949年10月,吴桐任肇庆市军管会主任、西江军分区副参谋长。1954年10月起,历任南京军事学院海军系教员、海军学院教员、海军学院研究处处长、研究部副部长、训练部副部长等职。1975年任海军南海舰队榆林基地司令部参谋长,1979年参加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后离休。2002年4月,到云浮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粤中纵队第四支队史》审稿会。会后数月内,亲自审定、签发了该书的最后审定稿,使这部拖延了近20年的史书得以顺利出版。

2003年6月13日,吴桐因病在广州逝世,享年83岁。

如需对上述信息进行修改、删除、举报,请联系网站客服: 7719991  如需对上述信息进行修改、删除、举报,请联系网站客服  在线QQ号:672362201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