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峰石仔塘的前世今生

2017-05-08 15:58:49 0766网  http://www.0766.org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高峰石仔塘位于云城区高峰街道云硫生活区的锦鲤池




如今的石仔塘、岩口山

当年石仔塘

当年罗桂桥的连片鱼塘

如今的罗桂桥公园

石仔塘西、北面现状
  记者 廖荣波 通讯员 莫德平
 
高峰石仔塘位于云城区高峰街道云硫生活区的锦鲤池,水面面积超过10亩,无疑是全市最大的锦鲤池。无论是白天还是傍晚,常常有成群结队的市民前来观赏锦鲤,每当人们投下鱼饲料,成百上千的锦鲤蜂拥而至,水花飞溅,“唧唧唧”之声不绝于耳。但很多市民可能并不知道,这个全市最大的锦鲤池,其前身是全市最大的游泳池,游泳池的前身曾是云硫生产生活用水的水源地。
 
  当年石仔塘 清泉石上流
 
近日,记者无意中看到几幅云城区高峰街道罗桂桥石仔塘的黑白旧照片,拍摄于上世纪80年代。从这些旧照片可见,现在云硫集团办公室大楼前的水塘,原来是两个大塘。现在漂亮的岩口山公园,原来只不过是一座普通的小山丘,草木并不茂盛。
 
东方村70多岁的村民老张告诉记者,石仔塘自古以来就有一个天然泉眼,长年涌水成溪,小溪旁边冲出很多沙石。相传在明末清初时,当地村民在小溪的下方筑起大堤,形成一个天然小水库,石仔塘因此得名。直到解放初,石仔塘仍是当地农田灌溉和鱼塘养殖的重要水源。即使是大旱之年,相邻的高峰河断流,石仔塘中的泉眼依然喷涌不息,塘水永远丰盈,引得人们逐水而居,周边成了几条村子,及有了片片旱涝保收的农田。石仔塘的下方则有几个大鱼塘,其中有一个鱼花塘,专门用于繁殖鱼苗。
 
到了1970年之后,随着云浮硫铁矿大批建设者的到来,高峰、大降坪的生产和生活用水都遇到了困难。在与地方政府充分协商及报上级批准后,决定抽取石仔塘水,供高峰生活区使用,并有部分通过水泵输送到地势高很多的大降坪生活区。到1971年,还兴建了净化站,进一步净化了水质。
 
老一辈的云硫人说,上世纪70年代,石仔塘还是个子母塘,中间有塘基分隔。小塘中间是泉眼,被围了起来,建有泵站,根据云硫与当地政府的协议,当时每天只能抽取400立方米泉水,以保障有足够的余水留给周边村民用于生产和生活。而小塘的泉水流入大塘后,可以洗澡、游泳。大塘溢出的水再供其他鱼塘养殖和附近农田灌溉。
 
1981年5月,云硫的西江供水工程竣工,云硫各生活区的居民用水全部使用来自西江的自来水。原石仔塘的供水系统转为给高峰罗桂桥生活区建设提供施工用水,直到1982年6月停止抽水,随后拆除抽水系统。
 
  改作游泳池 戏水人如潮
 
当地村民在石仔塘洗澡、游泳的历史由来已久,始于何时已经无从追溯。而云硫企业员工在此游泳,则始于高峰住宅区兴建后。当时每到夏天,很多职工及其家属涌入石仔塘游泳戏水,塘里更有石螺可摸。
 
为满足企业员工及家属游泳健身运动的需要,当时云硫老一辈的领导们,决定把它改造成一个天然游泳场。施工时,先拆除分隔大小塘的基堤,使两塘连成一体,再在塘底铺了水泥,实现硬底化,泥堤也改造成砌石和水泥混凝土堤。为保障这个游泳场有足够的水源,原来泉眼的位置进行了钻井,丰水期井眼泉水喷涌而来,高度约有四五十厘米。整个游泳场根据地形建设,大致呈葫芦状,面积约有10多亩,分设浅、中、深3个泳区,大致中间和东、南面是深水区,西、北面靠边的地方是浅水区,水面上还拉了一条长长的浮管分隔出浅水区和深水区,而且从浅水区到深水区是缓慢过渡,以保障泳客的安全。由于游泳场是筑堤建造,可以将池水排空清洗,保障池水整洁。
 
上世纪80年代中期,这个可以自动换水,云浮境内最干净漂亮的天然游泳场,终于在云硫总部办公楼前落成。后来又加装了滑水梯,吸引了很多市民前来游泳戏水。2000年后,记者经常来此游泳,发现浅水区最浅处只有约四五十厘米,而深水区最深处约有1.8-2米,比一般的游泳池要深得多。
 
这个处在闹市之中的天然消暑泳场,给很多市民留下了美好的回忆。从云硫企业调动到市直单位工作的黄先生回忆说:有一年夏天的大暑时节,他与一好友曾经在凌晨两点钟左右跳进寂静空旷的游泳场里畅游,也多次潜下水底去感受那终年不息的泉眼里涌出来的冰凉。他说他的儿子也是在这里学会游泳的,买的是次票,每次3元。
 
  周边建筑物 曾经很辉煌
 
石仔塘游泳场的周边,曾经有几幢建筑物是当时云浮县最豪华气派的“地标”。
 
石仔塘的东边,现在外表显得很残旧的云硫宾馆,上世纪80年代建成时,曾经是云浮县最高级的宾馆。当年曾接待过化工部部长秦仲达等多位省部级领导。当年广东省首次经委工作会议也曾在这里召开。
 
它的北面,就是云硫集团总部办公大楼。上世纪70年代,云浮硫铁矿的设计者在观察过地形后,觉得在石仔塘的北面建总部办公楼是绝佳的选择——北靠大绀山,南望清泉水。
 
西边建起了云浮当年最漂亮的云硫舞厅,旁边还有当年设备先进的云硫电视台。云硫中学、云硫乐园、云硫影剧院也在其周边。
 
它的西南面,是一座叫岩口山的小山,海拔102米,相对高度只有20米。原来只是一座普通的小山丘,后来建成公园,山上有两个亭台。4年前,这个公园进行过大动作的改造更新,增加了很多休闲设施,公园变得更加优雅舒适,每天都吸引大批市民前来散步游玩。
 
南面原是连片的鱼塘和稻田,上世纪80年代末,建起了云硫罗桂桥生活区,连片的住宅有数十幢,大多数楼高5层。靠近东方村委的住宅则是上世纪90年代末建成的,大多数都是楼高8层,也有部分是6层的。
 
  今日锦鲤池 依然美如画
 
2012年前后,与岩口山公园几乎同时改造的还有石仔塘游泳场。公园改造后仍是公园,但石仔塘改造后禁止游泳,并拆除了塘边的更衣室、公厕,周围用高大的石材护栏围起来。水中还立着很多禁止下水的警示牌。
 
水面依然这么大,池水依然这么深,但由于长时间不放水清洗而变得有些浑浊了。池中活跃着成千上万的锦鲤,观鲤和投料者络绎不绝。
 
在石仔塘边散步的退休工人卢师傅说起石仔塘禁泳,他觉得对自己似乎没什么影响,因为他不会游泳。但他的妹夫张先生却是云硫最出名的泳客之一,哪怕是三九严寒天的早晨,也能看到他在石仔塘里畅游。张先生对石仔塘禁泳的现实感到很无奈。
 
大树底下的石凳上,坐着一位带着拐杖的老伯,谈起石仔塘的今昔,他的话就像石仔塘中的泉水,滔滔不绝。老伯说,他在这里生活近50年了,见证了这里一草一木的兴衰,甚至看着这棵大榕树一天天长大。
 
“欺山莫欺水,禁止游泳是很好的事情。”老伯指着远处一帮正在奔跑打闹的小学生说,“未禁止游泳前,像那么大的学生,游泳很容易出事。你可能不是云硫人,不了解以前的事情吧?”
 
原来,禁止游泳,与这些年来偶尔发生的泳客遇溺事件不无关系。据周边的居民说,每有泳客遇溺,都会给泳池的管理者带来不少压力。最终,云硫把泳池改建成了今天我们所见到的大锦鲤池。
 
石仔塘变身锦鲤池后,还建成了环湖步道。每天清晨和傍晚,环湖散步或慢跑的人群络绎不绝。周围多个镶贴了石板的休闲活动场所,常常聚集着跳广场舞、交际舞或打太极拳、太极剑的市民。
 
但仍有很多市民特别是云硫人怀念可以畅泳的石仔塘。一名已经退休的老干部对记者说:“禁泳这几年,确实没有了遇溺事故,石仔塘也安静下来了。可是周围的学生、年轻人学游泳就不那么方便了,其他游泳爱好者也少了很多乐趣。”
 
有的市民则认为石仔塘禁泳,对周围人的生活质量没有太大的影响,市区内仍有多个游泳场。把它改造成观鱼池,也是时势所需。
 
石仔塘依然碧波荡漾,塘边的4个小蘑菇亭风采依旧。她从一条美丽的小溪、蓄水的大池塘,再变身红男绿女畅游的天然大泳池。如今,又变身为养殖观赏鱼的大池塘,其中的故事,令人感慨万端。
 
只是,无论世事如何变迁,只要那奔流不息的涌泉还在,石仔塘总能变化出新的精彩。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