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南县“涉黑势力”猖獗,多家民营企业身受其害

2017-05-03 09:46:26 0766网  http://www.0766.org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郁南县“涉黑势力”猖獗,多家民营企业身受其害


不断接到郁南县民营企业投诉,反映郁南县涉黑势力比较猖獗,以放高利贷、用涉黑人员收债、打砸他人车辆、聚集闹事、欺行霸市、侵吞民营企业等多事件用实名进行举报。举报人要求该社会状况引起社会及有关部门关注,彻底查出“涉黑案件”给当地百姓创造良好生活环境。为当地社会稳定服务,给当地经济发展创造良好氛围,并依法追究违法犯罪人员的刑事责任。
  一.“高利贷”害我企业被强制侵吞。

实名举报人傅金洪:本人从1984年从老家云浮郁市南县来到深圳创业,由白手起家,发展成有规模的民企,为支持家乡建设,我于2011年回到家乡郁南创办企业投资房地产,于2011年12月由本人傅金洪和傅勇球共同成立了郁南县金豪置业有限公司。2013年2月4日,当时本人傅金洪与朱永通(时任郁南县副县长分管国土)、卢海文国土局长洽谈南江口(原供销社中转站地块)上游土地征地事宜,国土局要求我本人傅金洪转款100万元到贵局账户作为以公司名义征收土地工程款。由于各种原因贵局一直未能将土地转让给我司。2013年因江龙湾花园项目资金困难急于发工人工资,黎岗吼从其他渠道得知信息后由其情妇梁萍主动牵线介绍与我认识。黎岗吼表示可以出借资金,从2013年4月至2014年6月共计15次以月息4到6分不等,共收到以黎青波帐户汇款892万元借款。其中所有借据,所列出借款人均按黎岗吼要求写成其父母、兄妹、妹夫、外甥、契兄妹等13人的贷款人。期间黎岗吼不断以利息及利滚利的手段逼我写下(以其所有亲属的名义)借款借据1561万元。实际收到借款892万元。我多次要求黎岗吼交还或更改未履行的借据确认书。而黎岗吼、黎青波不予理睬。并在14个月用“利滚利”的方法侵占我669万元。

本人自2013年7月—2015年1月共9次通过银行汇款方式按黎岗吼所提供的帐户(黎青波、余宋兴、梁峰等三人帐户共还款219095元,其中余宋兴、梁峰两人汇款6笔共820965元黎岗吼以不是还给其本人为由不予承认。另从2013年4月至2014年11月,本人按黎岗吼的要求还利息收到现金100万元,黎岗吼以还利息的方式一直不肯写收据给我,至今不肯认帐。

2014年6月黎岗吼要求本人以连滩镇广场路1-7号商铺611平方米向郁南农信社抵押贷款,所贷款项要求还黎岗吼债务,逼于无奈我只好同意了黎岗吼的要求,双方约定所贷款项作为本人偿还其所有款项,该贷款由本人还本付息。整个过程中本人只在黎岗吼所提供的一份未填金额《抵押担保合同》上签过字及授权,其它过程本人一概未参与。事后,直到2015年9月才得知该物业以黎岗吼、彭志森(黎青波丈夫)的广运物流公司向郁南农信社贷款600万元,所得款项全部由他们收取。黎岗吼如此神通广大、侵吞了我司价值3000万元财产,至此,我公司已经还清了黎岗吼黎青波所有借款。

到了2015年3、4月间,黎岗吼知道本人在南江口楼盘已建好并办理了产权证,便又提出以本人的45个产权证作抵押,向银行贷款,并将本人45个产权权证拿走。后本人发觉不妥,于是想找其要回来,黎岗吼因此恼羞成怒便以本尚欠其借款为由,拒绝还45本房产权证,由此,为达到侵吞本人财产的目的,不惜造假以其父母、兄妹等13人的名义,将本人诉讼到郁南县人民法院,起诉金额本息达到惊人的2300万左右。

更为甚者,在诉讼期间,为达到使本屈服,黎岗吼等人先是通过恐吓、喷字等方式,派不明身份的人到本人在连滩的楼盘进行聚众闹事,经报警才停止,之后又找一些不明身份的闲散人员,以打电话、发短息的方式恐吓本人,妄想本人承认欠其13人的借款。相关的视频光盘、电话录音、短信信息已提交法院。

2015年12 月2日晚,一个自称黎岗吼的马仔,用手机短信的方式再次恐吓本人,扬言,不许本人参加法院开庭审理案件。好让法院缺席判决,怕我揭穿其虚假诉讼的把戏、窜通个别法官,达到让我承担数额高达2300万元假债务的目的。在开庭当天,我同诉讼代理人李炳球律师的陪同下到法院参加开庭。果然发现有六七个穿着统一衣服、讲外省话、身材高大、凶神恶煞的男青年,一前一后、一左一右站立于车边。见此,我们十分害怕,不敢下车,只好通知法院及主审法官,要求法官、法官保证本人及代理律师的人身安全,法官通知法警带我们去开庭,可这伙人一拥而上,要强行劫持本人到他们的车辆,法院只好增派几个法警,却无济于事。将本人胳膊扭伤,衣服撕烂,法院见状,又报警给公安增援。这伙人目无法律公然在法院劫持当事人,这种性质算什么?不是黑社会组织是什么啊?至今,法院的判决还是维护黎岗吼的利益,还要拍卖我的土地和房产,可想而知,以黎岗吼为首的“涉黑势力”有多强大背景,有多少社会关系在为黎岗吼做保护伞。本人有许多的证据材料可提供给有关门的调查。本人向有关部门反映都没有结果。
 
  二.以黎岗吼为首的“涉黑案”案件累累、命案在身。

在1996年4月初,某日下午3点左右,黎岗吼等4人开车到郁南县通门镇荷本村大寨村民小组23号非法将村民朱福荣抓走(因朱福荣借有黎岗吼高利贷8000元左右买拖拉机,无力支付月息5分高利贷),在往都城途中路过朱福荣的舅父张学星的家时黎岗吼亲自找张学星要挟他以他家的房屋作朱福荣借款的抵押但保,否则不放朱福荣,但张学星拒绝了黎岗吼的要求。黎岗吼便把朱福荣押到县都城镇418路的房屋非法禁锢一个星期之久,在非法禁锢期间,朱福荣经常被恐吓、欧打,导致朱福荣精神失常。后来,黎岗吼便把朱福荣放了,要其回家找妻子要钱,朱福荣之妻无能力帮忙偿还,情急之下便把妻子误杀。在公安部门审讯期间,朱福荣供述了杀人的原因以及黎岗吼非法禁锢他的经过,目前朱福荣的母亲张桂英及亲属还在到处申诉中。
 
  三.捍卫国家法治的权威,还被害人公平。

投诉人张金汉,因与黎岗吼、黎青波等人发生借贷纠纷,黎岗吼指派梁健组织十多名社会人员到郁南县连滩振兴三路罗雪平所在三楼找张金汉时,故意损坏罗雪平房屋的电表,电表连线及不锈钢门变形,并造成阻止行为的李婵珍左侧下颌受伤。当时本人在连滩派出所报案。有郁南县公安局出了《行政处罚决定书》(郁公行罚决字[2014]01291号),据了解,在黎岗吼的影响下,郁南县公安局实际上并没有拘留梁健,为此,郁南县公安局没有追究报案单位的责任。而且,当时还威迫本人写了一张40万元的借条,至今还在梁健手上,他还说拿回去给老哥板黎岗吼汇报,承诺给复印件。但实际上至今复印件都没有给我。本人天天担惊受怕,身心和财产都遭受了严重伤害。因此,本人张金汉给云浮市公安局写了上访信,至今没有得到答复,本人张金汉强烈要求有关部门严肃查处“涉黑人员”,捍卫国家法律权威,将不法分子绳之于法,切实保障本人及社会的安稳。
 
  四.作恶累累,必遭惩治。

以黎岗吼为首的“涉黑案件”还有许多案例,2015年1月13日郁南县房地产老板郑革新被他们一伙人收数,他们手持长刀打砸车辆,并将人打伤,当时郁南县公安局有立案,事后被黎岗吼找关系摆平,没有处理结果,也没有赔偿损失。2015年7月6日,以黎岗吼为首的连续多次到郁南连滩镇魏镜芝楼盘收数,霸占其办公室做马仔住宿场所,强迫他签楼还高利贷利息,类似这种案件还有很多,被害人强烈要求上级有关部门加在力度严肃查处违法犯罪团伙,给社会创造良好安稳经济环境。

以上举报,如有任何虚假捏造事实成分,实名举报人承担所有相关法律责任;恳请社会和相关部门还人民一片公平、正义、清净的生活乐土!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 返回顶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