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浮正在消失的老手艺 其中有没有你的记忆吗? - 0766风情网 - 0766网

云浮正在消失的老手艺 其中有没有你的记忆吗?

2017-04-13 14:38:29  浏览 次   评论:0
上一张
收藏  分享到:
查看原图
老木匠——巧妙匠心的注入
 
木工工艺是一门传统而古老的手艺,然而在今天,愿意学习这门技艺的人,已经越来越少。面对大工业时代,无惧冰冷机械,静默地将巧妙匠心注入每一件独一无二的手工作品之中。
 
因为手工的温度出自于心,它承载着手艺人的满满诚意。这份几乎快被遗忘的传统工艺其实不如说是一种执着的匠心。
 
画糖人——带着余温的“艺术品”
 
细腻的白糖,恰到好处的火候,熬一锅金灿灿的糖稀。老人手里的工具一番辗转腾挪,一个个栩栩如生的糖人就出现了。这样精致且带着余温的“艺术品”,拿在手里,你舍得将它融化吗?
 
弹棉花——一声声弦响、一片片花飞
 
上了年纪的人都会对“弹棉花”有着清晰的记忆。随着一声声弦响、一片片花飞,最后把一堆棉花压成一条整整齐齐的被褥。而那时候的弹棉花工匠们也都走街串巷,生意应接不暇。
 
造老秤——凭心而论,公正严谨
 
在电子秤无缝不入的年代,老式的秤杆似乎只能在街头小贩那里才能偶尔看到。造秤的老人却不管这些,带着花镜做的入迷,时间在她那里似乎已经静止。
 
铲刀磨铰剪——砂轮的一圈圈转动
 
寂静的午后,手艺人“铲刀磨铰剪…”的长吆喝似乎总出现在午睡的梦里。老人的砂轮一圈圈转动,越来越锋利的菜刀,不知会在谁家案头,切磋出一顿顿美味佳肴。
 
 
编大帽公——为农民伯伯遮阳挡雨
 
在上个世纪,大帽公,是农民伯伯下地干活不可缺少的遮阳挡雨利器。在南方的乡下人家,很多人都会这样的手艺,秋收冬种的间隙,农人在自家后山砍几根竹子,摘几把棕叶,操刀剖篾,边聊边编,几袋纸烟的工夫,一顶大帽公就成。
 
 
钟表匠——从小很佩服这眼皮的功夫
 
修钟表的手艺,就像绣花那样,得静心,得细心,才能让时间不快不慢。修钟表的手艺人懂得时间的意义,准时出摊,准时收工,他的静心细心,不紧不慢。
 
他手中碰触与抚摸的物件,是呼吸的,是有生命的。就像那些钟表,之所以能够不快不慢地行走,肯定得有一颗健康的心脏,是它揭示了时间的奥秘与价值。前段时间很火的《我在故宫修文物》一纪录片中就讲到了师傅修理钟表。
 
 
剃头匠——温柔的一刀
 
在年轻人都在追求时髦发型时,还有一些人,他们理发“咋利索咋来”一把剃刀在头顶上下几个来回,一个锃亮的“和尚头”便新鲜出炉了。
 
梳、编、剃、刮、捏、拿、捶、按、掏、剪、剔、染、接、活、舒、补。老师傅的手艺不是盖的。那个年代,父辈们从理发店出来,总有一种整个人都焕然一新的感觉。
 
 
老裁缝——难忘的缝纫机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缝纫机曾经是中国寻常百姓家普遍追求的奢侈物品。能够拥有一台缝纫机,绝对是一种体面和荣耀,绝对是富有的象征。
 
穿针引线、缝衣织布原本是中国妇女的本职,一手好的针线活曾经是家庭妇女传统美德的重要标志。所以,在那个年代里,女孩们出嫁,如果能够向男方要到一台缝纫机做彩礼,那就足以说明自己的身价了。
 
 
编菜篮——竹子在手中“翻出了花儿”
 
编一只既好看又结实的菜篮并不容易,编一只菜篮大约得90分钟。从选条到编出成品大致要经过几个步骤。 第一步:选条子。割条子讲究节气,不能什么时候想编就去割。
 
第二步:烟熏火燎,选条熏条,熏了的条子不容易折断,第三步:打底扭花,编箩筐。第四步:熏策箩筐细子最关键要快怕条子凉了,全部完成编箩筐结实美观耐用。
 
 
补鞋匠——修修补补的记忆
 
嘴里噙一两枚小鞋钉,身边的收音机咿咿呀呀的响,时不时还跟身边的人开个小玩笑,这是大部分补鞋匠的工作状态。只是,在这个人人追求新潮的时代,补鞋,是不是正在变成一个日渐陌生的动词?
 
修拉锁、修鞋子、补雨伞,老匠人所做的工作,跟她们挂在嘴边的话一样,“新一年,旧一年,缝缝补补又一年”。现在的年轻人又能体会多少?
 
 
修伞匠——为人遮风雨
 
过去人们使用的雨伞,不管是纸伞,还是布伞,都是用竹子作伞把和骨架,日久了伞顶破裂,骨架易折断,所以常常需要修补。
 
没必要修的伞,修的成本太高就叫顾客买新的了。后来出现的铁骨架布顶的避雨遮阳两用伞,比较耐用,修伞行业因此也日益萧条……
 
面对大自然的赠予,得先成就它,它才有可能成就我们。手艺人往往意味着固执、缓慢、少量、劳作。但是,这些背后所隐含的是专注、技艺、对完美的追求。
 
为什么要呼吁传承?因为一辈子总是还得让一些善意执念推着往前,保留我们最珍贵的、最引以为傲的东西。专注做点东西,至少能对得起光阴,对得起岁月!
 
(部分图文来源于:红楼梦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