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英雄陈璘为何“埋名”?

2014-08-16 21:58:00 0766网  http://www.0766.org

来源标题:揭秘:英雄陈璘为何“埋名”?



  
陈璘族人后裔陈耀全讲述陈璘的故事 图 / 訚洪
 
 
 
  清朝几百年对陈璘的英雄事迹有意回避;韩、日突出宣传本国历史人物轻视陈璘功绩;明朝史书对陈璘评价存在歪曲事实内容;广东人低调务实的性格让英雄寂寂无名。 
 
  
  在陈璘的出生地翁源县,陈璘是个“名人”:周陂镇的陈氏宗祠里供奉着陈璘座像;龙田村还能寻到些许的“龙田城”痕迹;在县城所在地龙仙镇近年新辟了“陈璘公园”。
 
  在陈璘生前落籍地云安县,陈璘也是个“名人”:县城设有陈璘史迹展览馆;大量的陈璘直系后人居住在云浮地区及周边;与陈璘事迹直接相关的遗址仍然存在如“止戈岩”等;诸如“陈璘咁大功劳”传说与传奇仍在当地广泛流传。
 
  可是,离开了翁源县和云浮地区,又有多少中国人知道陈璘?与上了历史教科书的副将邓子龙相比,主将陈璘一直寂寂无名。在韩国,在日本,陈璘的名气更是远远不及李舜臣和丰臣秀吉。作为一代抗倭名将,作为一名在世界军事史上占有一席地位的军事家,尽管他所指挥的露梁战役成为历代军事指挥者的教科书,尽管史书上已明确写着“论功,璘为首”,是什么原因使这位民族英雄数百年来一直鲜为人知呢?记者通过实地采访和史料分析,初步揭开了陈璘“埋名”之谜。
  
邓子龙雕像(上左) 资料图片
李舜臣雕像(上中)  资料图片
丰臣秀吉雕像(上右)  资料图片
 
  名气远逊副手、对手之谜
 
  露梁海战成就了邓子龙、李舜臣的英名,他俩虽为陈璘的副将,但身先士卒,勇往直前,且在前线壮烈牺牲,“死者为大”,特别给予宣传和褒扬是很正常的。但仅凭这一点,当作陈璘名气远逊二人的理据并不充分。
 
  李舜臣,露梁一战虽是陈璘副手,但他当时的实职是朝鲜王国的海军总司令。在当时明朝援军未抵达前,是李舜臣等在艰难的处境里顶住了倭寇的进攻,挽国家于灭亡之际。在朝鲜王国,李舜臣一直以著名的军事家、政治家的面目和行为示人,就连陈璘本人,也是极佩服和尊重李舜臣的。陈璘曾说过,李舜臣“有经天纬地之才,补天浴日之功”。李舜臣殉国后,朝鲜王国对他的尊祟已经接近神化的程度,先是封他为一级宣武功臣,后赠谥“忠武”,追封为领议政(相当于中国的丞相或内阁首辅)。他死后一百多年后朝鲜人民还为他建了显忠祠。在今天的韩国,李舜臣与檀君、世宗大王并列,是韩国人民最为尊祟的三大历史伟人,在韩国100韩元硬币上,有李舜臣的头像。
 
  邓子龙,比陈璘年长十几岁,其成名经历也与陈璘颇为相似,少年从军,抗倭剿匪,从小兵升至军事统帅。在抗击外族入侵、保家卫国方面,邓子龙比陈璘的经历更丰富一些。除了援朝抗倭经历外,邓子龙还多次领导与指挥了当时的御缅战斗,沉重打击了蚕食中国领土的缅甸侵略者,曾攻下缅甸的副都阿瓦,使缅甸侵略者不敢再犯中华。
 
  当代有学者研究发现,邓子龙还曾救过努尔哈赤的命,为了报恩,努尔哈赤后来专门为邓子龙立庙祭祀,整个清朝时期,官方和民间对邓子龙的褒扬都没间断过。反观陈璘,在几百年的清史中,仅在张廷玉的文集中偶有提及。另外,邓子龙善书法好诗文,这与常以“大老粗”形象出现的陈璘相比,能文能武,自然更为有名。
 
  至于丰臣秀吉,不光在日本,在世界历史上,都“赫赫有名”。虽然他想以朝鲜半岛为跳板犯我中华而未能得逞,并含恨而终,但他在统一日本全境、发展日本经济、完成日本社会从中世纪向近代转化、使日本脱离中华文化、妄图建立一个亚洲大帝国等方面,声名显赫,远非陈璘所能比。
  
  仕途几起几落 武将难敌文臣
 
  陈璘是一名武将,从小兵做起,做到指挥千军万马的统帅,以军事才能闻名于世。地方史志记载,“(陈璘)少倜傥,有大志,不事家人产……膂力绝伦,好任侠,结交多贤豪,相与谈剑术,讲韬略,尽得其秘”。这也从侧面说明陈璘“不好文”,文化水平有限。在今天的云浮地区,流传不少陈璘作诗的故事,其诗也以大白话为主。在文官当道的封建王朝,“武将”命运多舛,尤其是明朝中后期,不少战功赫赫的军事将领,不是死于战场,而是死于文官宦官的谗言,如熊廷弼、袁祟焕等。
 
  陈璘一生征战,仕途也是几起几落。有时是客观情势所致,有时则与个性相关。陈璘初入仕途时,粤西剿匪胜利,东安设县,陈璘落籍并守护东安,任东山副总兵兼署东安参将(相当于县保安司令)。但没过多久,匪患再起,不断滋扰民间,于是陈璘被上司究责,给予处罚。一年多后,陈璘戴罪剿匪又获胜利,方免除处罚。万历十一年(1583年),陈璘部下发生兵变,一部下恣意骄横,不服陈璘军法责备,纠集百余人叛变外逃,陈璘连夜将其聚歼。这事本来不复杂,但被当时的巡按广东御史抓住不放,并对事实进行歪曲,诬告陈璘扣减粮饷以及法度过严,结果陈璘因此被革职,“戴罪管事,立功自赎”。一年后,另一广东巡按查清了兵变真相,陈璘才官复原职。
 
  陈璘援朝抗倭的任命过程也非一帆风顺。万历二十年(1592年)六月,兵部发文起用陈璘。接令后,陈璘在较短时间内迅速组建起一支以家乡子弟兵为主,火力强大,精悍勇猛的“陈家军”,准备随时开拨入朝作战。但是,陈璘受到朝廷主和派的排斥,在整装待发一年后,被贬回广东,由之前统领几个省的军务到广东担任一个地区(南澳)的副总兵,官职连降了好几级。但陈璘并未因此消沉,在担任南澳副总兵期间还做了两项义举:一是出资、募捐在南澳岛广植树木,防风固沙,美化环境,至今仍在造福当地;二是倾尽家财招募勇士,平息了广西岑溪的动乱。
 
  在今天的云浮地区,流传着许多关于陈璘的民间传说。其中不少讲的是当时官场文人嘲笑陈璘不通文墨,是“一介武夫”,碰上咏诗作对场合总想让他出丑的故事。虽然这些故事都是以陈璘高超的临场发挥、睿智的随机应变而结束,但也说明,陈璘这员武将在当时以文官为主体的官场中,势单力薄,经常处于被嘲弄、被排斥的位置。如此境遇,要做到青史留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贪官佞臣作祟 史传诬陷忠良
 
  对于四百多年来历史有意无意地将陈璘这一个名字悄然隐去的原因,还有一种说法,那就是陈璘是个贪官。据《明史•陈璘传》记载:“璘有谋略,善将兵,然所到贪黩……”这句话,让不少人怀疑陈璘品行存在瑕疵。
 
  但不同的记载,又给我们呈现了不一样的陈璘。
 
  据颜广文《论‘壬辰之役’中的陈璘》一文所叙,陈璘初次入朝,即获重任,朝鲜国王李昖于“铜雀江岸,饯陈都督璘”,席间,送了陈璘许多礼物。对朝鲜国王李昖所赠礼物,陈璘说:“不敢自外,拜人参、绵绸、绵纸,余附归壁,肃此为谢。”陈璘只收下了一些土特产而辞掉了更贵重的礼物。如果陈璘是一个见钱眼开、见利忘义的贪官,李昖所赠的礼物应不乏金银财宝,陈璘大可以名正言顺“笑纳”。且这些礼物是一个国家送给一个官员的,朝鲜为表诚心,感谢入朝作战的官员,其贵重的程度,应是几倍之于陈璘在国内所贪财物(假想的)的总和,但是陈璘却没有一如《明史》记载“所到贪黩”那样贪下去,只挑了一些不值钱的土特产,而辞掉了更贵重的金银财宝,其间所表现出来的品质,只有心系国家安危、“恤苍生之苦”的人,才能做得到。
 
  万历二十四年(1596年),广西岑溪动乱,陈璘应当时两广总督之请,带着儿子陈九经,倾尽家财自募骁勇前往破敌。后两广总督为陈璘请功时说“倾家资,散金银以养士卒,常存老当益壮之志,亲率子弟以从戎,皆公之政绩也”。家财都可散去,儿子亲上战场,要是个贪官能做到这些吗?
 
  其实《明史•陈璘传》涉“贪”的记载,与前面所讲的巡按广东御史歪曲事实诬告陈璘是一回事,事实已证明兵变真相与涉贪无关,一年后即已还陈璘清白。《明史•陈璘传》同样有陈璘涉“贿”的记录,说陈璘“坐贿石星,为所奏,复罢归。”这也与前面提到的陈璘早期即将援朝抗倭时,受到朝廷主和派的排斥有关。当时的主和派不惜以诬陷的方式打击主战派,陈璘空有一颗为国捐躯的拳拳之心,却不料成了代罪羔羊。这也说明当时官场险恶,贪官佞臣当道,歪曲事实歪曲史实,迫害忠良。
 
  时势造英雄。但在一个群雄并起、宦海汹涌的乱世,有些英雄被时代的泥沙包裹、沉淀,以至寂寂无名。但时间同时又是最好的证明,真正的英雄,经得起大浪淘沙,经得起历史检验,总有拨云见日、万民尊祟的一天。陈璘就是这样的英雄。当国家主席习近平为陈璘“正名”时,也正是我们挖掘史实,颂扬英雄的大好时机。
 
 
   《小康》2014年08月中
编辑:龚紫陌 
来源:小康杂志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 返回顶部